伍肥肥

一個人從歐洲旅遊回來
巴黎的凡爾賽宮讓我印象深刻
不是路易十四的奢靡的宮殿
不是金碧輝煌的大廳
是凡爾賽的後花園
穿過宮殿 來到諾大的後花園
有人野餐 有人騎車 有人慢跑
幾個世紀前的皇家威嚴
在這一刻卻消失得無影無蹤
我坐在河邊發呆 看著他們划船而過